成都有群手作达人:把爱好变职业 他们很“牛”

来源:成都商报  时间:2018-10-17 10:52:36
点击数:

更换背景颜色:
 
 
 
 
 
 
 
更改文字大小:

 

任军制作的蒸汽朋克蜘蛛

黄瑞杰正在清理自己制作的高达模型

  你的爱好是什么?当你的爱好成为你的职业,是不是一件挺幸福的事?

  在成都,有这样一群80后、90后,他们用自己的巧思巧手,在一片四方的小天地里打造自己的爱好,编织自己的梦想。

  蒸汽朋克、高达模型、cosplay道具……也许在你看来很冷僻、很小众,虽不能大富大贵,但靠自己的爱好吃饭就是一件很牛的事,“能生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”。

  近日,在东湖公园举办的一场创意作品展上,集合了多位手作达人的作品。成都商报记者走进他们的工作室,揭秘他们的故事。

  A 复古机械美学

  蒸汽朋克

  创作一个机械模型 选材数百种五金件

  “蒸汽代表以蒸汽机作为动力的大型机械;朋克是一种非主流的边缘文化,其意义在于题材的风格独立。蒸汽朋克讲究齿轮间的连接,是历史的展现、复古风潮”。

  对于“蒸汽朋克”,任军在3年前业余制作第一个机械模型时,并不了解,“只是好玩”。从业余到全职,单个产品从40元卖到900元,他在愈发理解这种复古机械美学的同时,也找到了自己的职业发展方向。

  16日,在任军的工作室,记者看到了无数细小的五金零件,光是工作的桌子上就摆放了上百个小瓶子,数十个盒子,里面装有齿轮等不同的零件。这些都是他拼接机械模型的原材料,有一些会进行打磨,关节部位全部用不同型号的螺丝钉固定。

  目前,他已原创了24种产品,销量最高的是机械蜘蛛,“因为身子是机械表做的,不仅摆设好看,还能看时间,很实用”;售价最高的是一种机甲,手掌大小却用了200多种零件拼接。任军的产品主要在线上销售,“上一批产品已销往国外”,任军说,从去年开始全职投入,尚在起步阶段,年收入约为15万元。

  任军是学室内设计的,曾做过设计助理工作,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,“跑工地、找客户,像一个业务员”。他也做过建模师,从事电商行业,卖过牙膏……

  有一天,他偶然在网上看到机械模型的图片,自己买了五金零件试着做。放上网后,竟受到网友追捧,2016年,他卖出了第一个小车模型,以40元低价售出。随后,找他买模型的人越来越多,全职都忙不过来了。他想起了高中同桌杨易畅,两名95后青年一拍即合,每天用自己的手拼接着数百种五金件。

  目前,他们还有90多个订单正在努力完成。与此同时,制作教程是他们的一项重要工作,“让更多人来了解、学习制作,有人一起交流提高”。这两个年轻人都来自乐山,“成都在打造国际会展之都,这些展会也带给我们很多机会”。

 B 机械人立体化

  高达模型

  从马来西亚到成都 从潜水教练到手作达人

  高达模型属于科幻类模型,将机械人立体化展现。设计师将原始模型进行改造、战损、旧化和场景设计。

  黄瑞杰以前只把高达模型作为收藏品和一种爱好,从未想过设计高达模型会成为他的职业。

  16日,成都商报记者一走进黄瑞杰的工作室,就看到门口挂着绝版的高达模型,工作桌上摆满“素组”(未改造的模型)。而经他精心改造、旧化、场景设计后的模型,和参赛获得的奖杯,则摆放在玻璃柜里。

  2013年,马来西亚人黄瑞杰为爱来到成都,他的妻子是四川人,是一位空姐。他曾从事潜水教练的工作,也开过咖啡店,卖甜品和马来餐。那时,高达模型放在店里一角,作为软装。

  “你也喜欢这个?”来店的客人因高达模型与他结缘,看到他朋友圈改造的模型要求出售。他才意识到,原来他的爱好能变成现实的价值。2016年,黄瑞杰关掉了咖啡店,全身心投入高达模型改造。

  黄瑞杰小心翼翼地从玻璃柜里取出一个作品,凭借这个非卖品,他曾获得“2016年高达模型王世界杯中国西南赛区冠军”。这个作品由6个高达模型改造而成,历时3个多月。作品喷涂成黑白色调,做旧,锈化,还有破损,还原战争的真实感,加了泡沫做的地台,更有场景代入。“玩家称作‘废土风’”,黄瑞杰说,他自此找到了自己的风格,不同于常规的“又帅又霸气”的高达模型。

  据他介绍,高达模型大赛的西南赛区从2016年起开设,“以前内地只在北上广比赛”,四川的玩家越来越多,比赛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。

  现在,黄瑞杰将这种“废土风”运用在原创的黏土作品上,“当创作遇到瓶颈,就需要另辟蹊径”。他大方透露,月均收入一两万,比开咖啡厅赚钱。目前的问题主要是人手不足,主要创作靠他一个人。

  C 创意动漫元素

  cosplay道具

  80后夫妻定居成都 两年打造一副盔甲

  相对于前两者,cosplay(角色扮演)在国内更为流行。服装、饰品、道具以及化妆,是扮演动漫作品、游戏角色的重要元素。

  双流新兴镇一个清净的小院,是赵虎和妻子“囧兔”自己改造的工作室,从进门的栅栏,到工作用的桌子,都是自己手工制作的。作为展品的魔兽盔甲,由两人耗时两年,联手打造。

  2016年,曾风靡的魔兽游戏拍成电影,并在成都举办了魔兽展。参观以后,赵虎决心要打造自己的魔兽盔甲。这套盔甲运用了皮雕、雕塑、染布等工艺,赵虎从没接触过,全靠同行交流、自己琢磨。

  据他介绍,盔甲里穿的锁甲就先后打造了两种。先用真铁编成,重达四五十公斤,不适合穿戴。他了解到电影《指环王》道具组利用PC水管切成圆环来减轻重量,在没有专业工具的情况下,他也切了12000多个圆环。“切废的也有这么多,用了50多米管子”。盾牌做了162天,光是泥雕原型就耗时150多天。

  80后的赵虎是新疆人,妻子“囧兔”是山西人,两人在网上结缘,现已结婚3年。工作室的一角,摆放着一台缝纫机,“囧兔”在自学裁缝,辅助做布料方面的制作。

  留在成都发展是他们共同的决定,因为对于创意类的作品,成都人很接受。“作为新一线城市,成都的机遇更多,压力又没有北上广那么大”,“囧兔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这里很适合“心大”的文艺青年悠闲地干一点小事业。

  “作品在国内拿了不少奖,结交了天南地北的朋友,z国内cosplay圈有了知名度,各地漫展当评委、嘉宾……”,他们说,这些年,做出了一点成绩,也有挫折和坎坷。比如对艺术的偏执,商业操作的匮乏,流失了一些机会,收入并不理想。“但我们相信,不是每个行业都一帆风顺”,他们很感激能生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也希望未来能越来越好。成都商报记者 严丹 摄影记者 刘海韵

版权信息:❤最新注册送彩金平台❤_白菜彩金网址大全4001_注册送彩金不限ip链接【官方唯一平台】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

上一篇:8月台湾高铁准点率低于98%:嘉义豪雨致列车限速
下一篇:下面没有链接了
搜索:   
博聚网